北京晨报讯 近日,中国美术馆举办了一场特别的捐赠仪式。杨振宁夫妇和朱奕龙各自向中国美术馆捐赠了3件熊秉明雕塑作品、3幅于右任的书法代表作,慷慨地将“家藏”变成了“国宝”。中国美术馆馆长吴为山说,每场捐赠背后都会有一段感人的故事,对于94岁的杨振宁而言,这次捐赠不仅让自己珍藏多年的作品有了最好的归宿,也让他与雕塑家熊秉明长达70余年的友谊一并藏入了中国美术馆。值得一提的是,作品《笔架》则是杨、熊二人友谊的见证,还是熊秉明专为杨振宁创作的,作品背面有两位先生的名字缩写,让作品更显得尤为珍贵。中国侨联副主席朱奕龙则向中国美术馆捐赠了3幅于右任的书法精品,分别是《行书七言联》《草书轴》《行书信札》。

  • 2019-11-13
  • 阅读(5910)
  • 评论(14)
  • 著名科学家、诺贝尔物理学奖得主杨振宁教授及夫人翁帆女士向中国美术馆捐赠熊秉明雕塑作品3件,其中《笔架》是熊秉明先生专为杨振宁先生创作,作品背面有两位先生的名字缩写,是两位先生友谊的见证;《骆驼》和《马》是熊秉明在20世纪50至60年代具有代表性的雕塑创作,它们融汇了中国的写意精神和西方的抽象构成,体现出浓厚的哲学意味。“每一次捐赠行为的背后都是一段感人至深的故事,这许许多多的故事铸就了中国美术收藏的历史,为国家与民族留下了宝贵的历史财富与文化遗产。”

  • 2019-11-13
  • 阅读(1359)
  • 评论(2)
  • 小墨最近发现,有越来越多的朋友开始在朋友圈里晒参展的照片,也有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关注各种展览信息。遇到看不懂的作品,大家也不会再妄议,而是保留自己的观点,尊重艺术家和作品。不得不说,这是一个好现象。我大天朝网友莫名躁动,各方言论又充斥着网络。但也许第一幅抽象画的创作过程能让你明白,究竟什么是抽象艺术。抽象艺术最早见于俄国艺术家康定斯基的作品。康定斯基的创造性发明是从音乐中获得美学启迪,尔后捷克人库普卡直接从音乐中获取灵感进行抽象艺术创作。说到这里,小墨想要要对大家说,其实真的不需要什么“一篇文章看懂抽象画”这种看似快成法的东西,每个人一出生便拥有了对艺术独特的见解。

  • 2019-11-13
  • 阅读(5145)
  • 评论(7)
  • 本报讯 94岁的诺贝尔物理学奖得主杨振宁和夫人翁帆,昨天向中国美术馆捐赠所藏3件熊秉明雕塑遗作。其中,作品《笔架》系熊秉明早年特意为杨振宁创作,作品背面还留有两位先生的名字缩写,以见证二人友谊;《骆驼》和《马》是熊秉明于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创作的代表性雕塑,将中国写意与西方抽象合二为一,哲学意味浓厚。熊秉明是法籍华人艺术家,集哲学、文学、绘画、雕塑、书法之修养于一身。熊秉明最为人熟知的雕塑莫过于鲁迅头像,杨振宁说,它的精髓在于淋漓尽致地表现出鲁迅先生不肯妥协的精神。当天参与捐赠的,还有中国侨联副主席朱奕龙,他向中国美术馆捐赠了于右任的三件书法精品,分别是《行书七言联》《草书轴》《行书信札》。

  • 2019-11-13
  • 阅读(3070)
  • 评论(27)
  • 2016年8月27日报道,26日94岁的杨振宁偕40岁夫人翁帆现身中国美术馆,向该馆捐赠其收藏的3件熊秉明雕塑作品。熊秉明是著名法籍华人艺术家、哲学家。3件作品中的《笔架》是熊秉明专为杨振宁创作,作品背面有二人名字缩写,是二人友谊的见证。杨振宁回忆自己和熊秉明是“总角之交”,“熊杨两家曾在清华园里做了8年邻居,我和秉明是最知心的朋友之一。”在杨振宁上台发言期间,翁帆不时举起相机和手机为他拍照和录像。

  • 2019-11-13
  • 阅读(8248)
  • 评论(37)
  • 一说到抽象画,很多人都头大,要是有人再问你这幅抽象里画的是什么?其实,任何人问这个问题,你都有权拒绝,因为之所以称作“抽象画”,就是有别于写实、印象等有具体画面和内容的作品。抽象画可以说是艺术在绘画层面上的终极探索,假如还想进一步了解一幅抽象画,那就得去了解一下艺术家的履历和创作背景。抽象艺术是指艺术形象较大程度偏离或完全抛弃自然物象外观的艺术表现形式,它通过形状、颜色,以非常主观的方式来表达。后来,抽象走向了极端,彻底摆脱了具体的形象和物象,画面没有任何我们的视觉所熟悉的物体,纯粹由色彩、构成、符号、点线面、肌理等构成的画面,称为“抽象画”。

  • 2019-11-13
  • 阅读(5118)
  • 评论(16)
  • 艺术衍生品是指艺术作品衍生而来的艺术与产品的结合体,是由艺术家授权而开发的具备一定的艺术附加值的产品。艺术衍生品包含软产品及硬产品,软产品如:授权成立的美术馆、画廊、茶馆、生活广场等不具有商品属性的产品。最初的艺术衍生品概念来自欧美发达国家,通常是指进入博物馆(美术馆)系统零售的艺术商品,营销途径一般是博物馆(美术馆)加艺术商店的模式。随着艺术衍生品不断拓展,艺术衍生品已经成为以艺术授权为核心,以艺术原创或其要素为媒介,经过创意设计与加工的价值整合,形成具有一定收藏价值、可供大众收藏消费的一大类艺术品的通称。艺术衍生品实际上涵盖了日常生活的诸多用品,就是将艺术特质应用到商品的日用功能上。

  • 2019-11-13
  • 阅读(6525)
  • 评论(4)
  • 著名艺术家、教育家、清华大学教授、原中央工艺美术学院院长张仃先生因病医治无效,于2月21日上午10时在北京逝世,享年94岁。消息传来,美术界一片悲痛,美术家和美术机构负责人纷纷表达了对这位令人敬仰的造型艺术家的沉痛悼念和深切缅怀。中国美协分党组书记、副主席吴长江在听到张仃先生去世的消息后,回忆起去年春节时看望张仃先生的过程。他的去世,是中国美术界不可弥补的损失;中国美协在近期将会专门组织学术文章纪念张仃先生的艺术人生和美术成就。张仃先生的夫人理昭女士说,感谢美术界对张仃的关心;按照张仃先生生前的愿望,不举行遗体告别仪式。1999年中央工艺美术学院更名为清华大学美术学院,张仃担任美术系第一工作室博士生导师。

  • 2019-11-13
  • 阅读(6423)
  • 评论(22)
  • 张仃,号它山,当代著名国画家、漫画家、壁画家、书法家、工艺美术家、美术教育家、美术理论家。现为中国文联委员,中国美术家协会常务理事,中国美术家协会全国壁画工作委员会主任委员,中国工艺美术家协会副理事长,中国画研究院院务委员,黄宾虹研究会会长,中央工艺美术学院教授,曾任《1949—1989中国美术年鉴》顾问。后其创作多以焦墨作山水,倚重传统笔法,吸取民间艺术养分,笔力遒强,构图豪放,画面空灵而有笔触,苍健却显腴润,内涵沉雄,风格朴拙而雄强,别树一帜。

  • 2019-11-13
  • 阅读(5173)
  • 评论(31)
  • 而叶永青用一句话,这是他“天真一点,稚拙一点”的作品来回应,这个鸟不像鸟的情景,其实像极了中国古代传统绘画中山不像山的境界,这个颠覆传统的丑鸟,胖胖的也充满了荒诞感,却与大众文化起了摩擦,撞了个满怀,天真一点,稚拙一点,难道不好吗?而对于叶永青来说,像不像早已不是重点,而“不像”背后隐藏的情绪和境界,更值得去深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