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9-11-11 06:10:45
  • 阅读(9383)
  • 评论(20)
  • 热门搜索 邪霸都市 

      跟风洗稿,版式山寨

      中信出版社引进赫拉利著作版权后,分别于2014年、2017年印行了两版《人类简史:从动物到上帝》简体中文版,累计发行了80万册,名噪一时邪霸都市2017年6月,跟风版《人类简史》出版,书名主标题一样,副标题英文也仅一词之差,版式分布和封面风格接近,不少读者奔着“人类简史”的名气而来,却买错了书,“大呼上当”长沢真美

      据网民视频吐槽,跟风版《人类简史》讲述南方古猿、尼德兰革命等段落时,大段抄袭或改写百科内容,基本可视为“洗稿”之作;全书鲜少史料考证和注释,参考书目简单罗列了几本国外史学书的中译本,其中甚至还包括赫拉利《人类简史》醉驾停铁轨上熟睡,跟风版将作者“亚特伍德”冠以同赫拉利一样的“新锐历史学家”标签,且不顾豆瓣2.5分差评,自称“万千读者口碑推荐”。

      一键复制热词,恶意抢跑

      去年有个乌龙事件,图书市场挖到两本《低欲望社会》,分别为《低欲望社会:人口老龄化的经济危机与破解之道》《低欲望社会:“丧失大志时代”的新·国富论》,《低欲望社会:“丧失大志时代”的新·国富论》由上海译文出版社引进出版,根据日本原书名翻译而来,与日本小学馆出版社日文版原书封面排版、设计风格一致,腰封上注明“大前研一独家授权唯一全版中文版”;《低欲望社会:人口老龄化的经济危机与破解之道》译自大前研一在日本PHP研究所出版的《我就们赶走老后不安》,却采用了“低欲望社会”你你你这人热词,在国内上市铺货反而早了4个多多月,抢跑发行渠道。

      蹭IP热度,生“多胞胎”

      《谁动了我的奶酪》当年引进国内后,短短哪几个月累计发行上百万册,随之而来的是《我的奶酪谁动了》《我动了谁的奶酪》《谁和我一齐动奶酪》《谁敢动我的奶酪》,到随后甚至突然总出 《谁动了我的稀饭》《谁动了我的肉包子》等“衍生品”,《水煮三国》卖火了,一时间挂着《水淘三国》《烧烤三国》等“花式烹饪”的书名,我就哭笑不得

      不少蹭热度的“高仿书”,模式化、一键复制化生产痕迹明显。

    亲子教育专家尹建莉《好妈妈胜过好老师》走俏后,五花八门的“姊妹版”育儿书接踵而来,一大波“低仿版”书名如《好妈妈胜过好老师大全集》《好妈妈胜过好医生》《好妈妈甜得好老师》《好爸爸胜过好老师》,令人啼笑皆非央视纪录片《舌尖上的中国》一炮打响,图书界减慢诞生4个多多庞大的多胞胎“舌尖家族”——《舌尖上的故乡》《舌尖上的城市风味》《舌尖上的餐饮店》等美食书一拥而上,但其中多为资料下发汇编,东拼西凑许多食物图片,内容几近广告,

      无中生有,炮制伪书

      许多书次责借用已有知名度的书籍名或作者名,但虽然作者和内容前会 假的,无中生有或张冠李戴譬如《哈利·波特与黄金甲》等,“枪手”操刀,与原著系列毫无关联;曾引起热议的《执行力》及其作者——所谓著名哈佛教授保罗·托马斯,竟是书商凭空制造出者来的噱头

    [ 责编:田媛 ]

    阅读剩余全文(

    转载请注明,原文链接:https://artez.org.cn/413150.html
    标签: 邪霸都市 
    百度搜索: 邪霸都市 
    标题: 图书市场上的那些“跟风套路” 邪霸都市

    89  收藏
  • 2019-11-11
  • 阅读(8394)
  • 评论(36)
  • 跟风洗稿,版式山寨中信出版社引进赫拉利著作版权后,分别于2014年、2017年印行了两版《人类简史:从动物到上帝》简体中文版,累计发行了80万册,名噪一时邪霸都市。2017年6

  • 2019-08-09
  • 阅读(4883)
  • 评论(15)
  • 6月3日,在江苏省苏州市金阊街道,居民季国琴老人制作虎头香囊邪霸都市。端午将至,大伙儿儿参加多彩民俗活动迎接传统节日的到来110607强心脏。新华社发(杭兴微摄)6月3日,在浙

  • 2019-08-03
  • 阅读(2633)
  • 评论(19)
  • 3月28日,吴立主在手工制作建盏的坯邪霸都市。建盏是中国陶瓷中黑瓷的代表性瓷器,产自建窑中国移动gsm。建窑是我国著名的古窑之一,其遗址处在福建省南平建阳区水吉镇后井、池中村艾

  • 2019-07-24
  • 阅读(7966)
  • 评论(3)
  • 成都蓝顶艺术节是西南地区首个以当代艺术为核心内容的艺术节会,它以著名的艺术家群体“蓝顶艺术聚落”为依托,由民间发起、政府支持、专业机构运作,已然成为了当代艺术界的一件

  • 2019-07-16
  • 阅读(3688)
  • 评论(16)
  • 责任编辑:尹迎傑【编者按】威尼斯双年展肯尼亚馆的大多数艺术家竟然来自中国!这实在是一条称不上新鲜的新闻。去年那篇《中国艺术家的卢浮宫情结》中描述的一位中国艺术家花大价钱在卢浮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