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凹凸世界】【瑞金】Cherry【纯肉,abo设】-狐阡陌

来源:文化艺术资讯网 ·   瑞金肉车文 
咳,PWP,内含道具以及安哥友情出演,这儿下周要开始练车然后晚上给准高三的表弟讲课因此下次写文不知道要何时。有想看肉梗的亲可以私信我点梗,我会挑着写的,谢谢啦。这段是福尔摩斯paro。别问我为什么放,原因你们都懂。清早,当格瑞起床打开门看到墙壁上的三个黄色蜡笔画成的笑脸时,他便知道他们的家又遭殃了。他的室友——金,无聊时会在墙上画一个笑脸,困惑时会画两个,至于什么时候会画三个?情人节前夕,第一个委托人是一位神色黯淡的少女。第二个委托人是一对闹分手的情侣。金不明白为什么最近会有这么多无聊的感情问题,格瑞也不热衷于去关注太热闹的事件,直到昨天凯莉告诉他真相。

咳,PWP,内含道具以及安哥友情出演,这儿下周要开始练车然后晚上给准高三的表弟讲课因此下次写文不知道要何时。有想看肉梗的亲可以私信我点梗,我会挑着写的,谢谢啦。【为没梗找理由的人x】





【失踪的新娘】【注:看Cherry请直接下拉。这段是福尔摩斯paro。别问我为什么放,原因你们都懂。】

[1]

清早,当格瑞起床打开门看到墙壁上的三个黄色蜡笔画成的笑脸时,他便知道他们的家又遭殃了。

根据经验大概还有三秒,住在楼下的凯莉就会冲上来,于是他选择关上门让自己清净一会儿,回到屋里打开书本无视屋外的一场战争。

他的室友——金,无聊时会在墙上画一个笑脸,困惑时会画两个,至于什么时候会画三个?这事恐怕要从几天前说起了。

情人节前夕,第一个委托人是一位神色黯淡的少女。

“我不知道我男友到底想做什么。”那位少女坐在他们对面的沙发上,抹着眼泪。

格瑞看到他的室友兼发小翻了个白眼:“他不就是要跟你求婚搞惊喜嘛,戒指就在你床下面。”

第二个委托人是一对闹分手的情侣。

“请你看看这是谁的错。”

金猛地从沙发上跳起来:“你们两个根本就没有吵架好吗!”

……还好自己从来不笑。格瑞想着。

第三个委托人是一个男性,不过这个可怜的男人连门都没有踏进来就被金的一张纸条打发走了。

昨晚,格瑞翻开自己的记事本,无意间发现最近委托情感问题的竟一共有八位,这也难怪金会情绪反常,平日里吵闹的要命的侦探这几天居然一反常态坐在沙发上不知在冥想何事,看向自己的目光也是没有焦距,总之那面墙上的黄色笑脸却是每日以倍数在增长着数量,而格瑞早就懒得去管那面墙了。

金不明白为什么最近会有这么多无聊的感情问题,格瑞也不热衷于去关注太热闹的事件,直到昨天凯莉告诉他真相。

因为情人节要到了啊。

于是,就在这个本该一成不变的早晨,透过落地窗,金望见了街上走动的一对对情侣。

格瑞给自己泡了杯咖啡,坐在沙发上悠闲的打开笔电,直到耳边的那声琴音突然拔高,惊得他差些将咖啡泼在键盘上,转过头看向另一边正拿起小提琴自娱自乐演奏着的金,然而这位侦探根本没有一点抱歉的觉悟。

“金,你在拉什么曲子,太吵了。”他所演奏的曲子是之前自己从未听过的,但不管怎么样简直称得上是噪音。

金停顿了一下,怯怯地看了他一眼又扭回头,不耐烦似的回答道:“情人节送葬曲。”

“……这是你现编的吧。”

对方没有回答,继续陶醉在自我的演奏里,不知道是掺杂了多少著名作曲家悲愤的谱子,金仿佛是故意要制造噪音,小提琴弓弦相互厮磨发出滋啦滋啦的尖锐的声音刺的他耳膜发疼,格瑞闭上眼让自己不去在意这该死的声音,拿起咖啡打算一口气喝下时,极其可怕而又绵长的琴音钻入他的大脑,甚至能让他觉得骨头都在打颤,手一抖,温热的咖啡从杯中倾倒而出。

金懊恼地看着那三根断掉的琴弦,因无法再发泄心情而沮丧着,放回小提琴后走到沙发旁坐在格瑞对面,抬头向着那人看去,愣住了。

“格……瑞?”

格瑞的目光一直锁定在被洒了咖啡的笔电上,过了许久,慢慢将视线移到他身上,紫色的眸子中看不出任何情绪。

瞥到咖啡杯杯口的液体痕迹,金立刻就明白发生了什么事。

完了,大事不妙。

慢慢站起来,挠挠自己的脑袋,金露出了一个看起来不那么尴尬的笑容,“格瑞,我……我的琴弦断了,我去买新的来……”旋身,迈出步子。

“金。”

“……”

他停住了脚步,大概思索了两秒才转过身,之前那副带着几分愤怒的神情消失的无影无踪,此时的他,用那双蓝色的眼睛无辜地看向沙发上的人,微微低下头。

别上当,别上当。格瑞看到他那认错似的乖巧模样,在心底第二十一次告诉自己不能再放任金为所欲为,然后他终于——

“你去吧,早点回来。”

……

格瑞在心里给了自己一巴掌。

算了,下次吧。

“知道啦。”

得到了许可的金瞬间便将那乖巧的模样扔到不知何处去了,拿过衣架上的斗篷外套走出门,传来少年在楼梯上走动的轻快脚步声。

暗暗叹口气,格瑞拿过桌上的纸巾去擦掉那些快干掉的汁液,真的是对自己这个有些聒噪天真的室友有些无可奈何。

金的智慧是独一无二的,正如同他的职业,那种感情问题对他来说根本不值一提,可又有谁会在情人节这天干下什么事。哦,是啊,金从来都没有关注过情人节,自从得知警方在他们家中安置了摄像头后,他们有多久没有真正互相触摸过对方了……一周?两周?

正这么回想着,笔电突然响起了消息的提示音,格瑞打开那封传来的信,拿过一旁的记事本,在上面写下一行字。

凯莉有一句名言:有情人不可能终成眷属。

金不知所措地拿出纸递给他们的委托人,站在他们对面的这位新郎哭的泪流满面,拿过纸巾擦拭眼泪,然后又继续讲着他的曾经:“我还记得,我未婚妻第一次跟我跳舞是在我的生日上,她穿的是红色的裙子……”接着,新郎又拿起手中的纸将自己的脸遮盖住,从纸的缝隙中传出抽抽噎噎的声音。

格瑞从金的口袋中掏出奶盒,插入吸管喝着,漫不经心似的等待。

“那个什么,”金尽力让自己笑的十分自然,尽管他的内心已经乱的像是被龙卷风席卷过的大地,“新娘她还没有死啊,只是被人绑架了。”

新郎移开了那张湿透的纸,两眼闪烁:“你说真的?”

“真的,我没有骗你。绑架她的人身上并没有带刀,房间里也没有打斗痕迹。”

然后,他眼睁睁的看着新郎的嘴角一点点的从上扬弯成倒月牙形,泪水从积满的眼眶中奔涌而出:“那她可能也被玷污了呀!”

狭窄的房间里,男人的哀嚎声响彻走廊。

“……”

金嘴角抽搐了一下。

奶盒被放到桌子上,格瑞伸手拉住一脸无奈的金的衣服后领,金惊讶的瞧着他不发一言的将他慢慢拖出房间。

“格瑞?”

“金,他哭起来比你的小提琴还吵。”到走廊内,格瑞终于放开了他的衣服后领。

“我觉得还好吧,”他靠在门边听着那人的哭声,“毕竟新娘不见了婚礼也没办法进行。”

军医狐疑地瞟了他一眼:“不知道是谁今天早上还演奏《情人节送葬曲》的。”

“……咳。”整个人身体一僵,金整理好歪了的帽子,拍拍衣服故作正经的清清嗓子,“走吧格瑞,我们去把新娘找回来,我已经猜到她在哪了。”

[2]

这是来自一个单身狗的怨念。

几天前,单身的男人抱着希望渺茫的期待去了221B,在楼下踌躇了许久,最终他鼓起勇气为了终结自己万年单身的可怕诅咒按响了那位网络上神秘的侦探的门铃。

结局不用说,他被给了一张纸,至于纸上的内容他到现在都不想回忆起来,只记得那时候自己愤怒的走下了楼,由于激动脚步迈的太大一脚踩空,额头撞在墙上留下了一个红肿的包。

事实证明什么该死的侦探都是假的,网络都是骗人的,这个世界对他充满了恶意。

嫉妒心使他劫走那位年轻的新娘时他便猜到新郎会找这位侦探来帮忙,这关乎声誉。果不其然,摄像头上显示出了废弃的教堂门被打开的画面,而那两个进来的人正是他所期待的人。

阴暗与怪异充斥着整个教堂内部,寂静而又神圣,单身狗擦亮了他的小枪,行动前在镜子前看了看自己头上那红色的包,伸手小心翼翼地碰了一下。他要报仇,为了他的尊严,为了上天的不公以及他的脸,他要让使这张脸破相的人付出代价。







文章推荐:

辟谣:李天一仍在牢里蹲 回顾“海淀银枪小霸王”轮奸案

2011年,李天一殴打他人缝11针,李双江低头道歉放下“将军”尊严

李天一打人事件透视:这样的二代早晚得“坑爹”-搜狐母婴

李天一打人事件是怎么回事呢?

由李天一打人事件谈谈富二代现象

文章推荐:

张杰 浩瀚歌词 《神雕侠侣》电视剧片头主题曲

排球女将插曲

一瞬间歌词 丽江小倩

艺术中国

美院学子 | 2017清华大学学生年度人物提名候选人:于婉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