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布拉莫维奇:艺术家不应该爱上另一个艺术家

来源:文化艺术资讯网 ·   艺术  阿布拉莫维奇 
艺术家到底应不应该爱上另一个艺术家?对此,阿布拉莫维奇的律师认为乌雷是在诽谤,阿布拉莫维奇完全不认同乌雷的指控,阿布方将通过一切法律手段捍卫自己的权利和名誉。2013年3月,阿布拉莫维奇在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中庭放置了一张木桌和两把木椅。那是阿布拉莫维奇和乌雷在分手22年后的第一次相见。1975年,艺术家阿布拉莫维奇在一个节目中遇见了艺术家乌雷,他们惊奇地发现彼此是同月同日生,两人就这样走到了一起。《情人·长城》是阿布拉莫维奇和乌雷合作的最后一个作品,也是阿布拉莫维奇这个名字第一次进入中国大众的目光中。阿布拉莫维奇从梦里获得启示,她决定与乌雷以浪漫主义形式结束这段爱情。
2010年,玛瑞娜·阿布拉莫维奇(Marina Abramovic)在“艺术家在场”(The Artist is Present)的行为艺术表演中遇见了阔别22年的心灵伴侣乌维·赖斯潘(Uwe Laysiepen)(又称乌雷Ulay)。两人相对无言,他双目含情,她泪流满面。5年后的今天,他们重提此时,却转变为一起法律纠纷。曾经相爱到不分彼此,如今为何却要反目为仇?艺术家到底应不应该爱上另一个艺术家? 乌雷在诉讼中表示,阿布拉莫维奇对他隐瞒收入长达16年之久,并且对于合作的作品也没有给他合适的分红。对此,阿布拉莫维奇的律师认为乌雷是在诽谤,阿布拉莫维奇完全不认同乌雷的指控,阿布方将通过一切法律手段捍卫自己的权利和名誉。 自从1988年阿布拉莫维奇和乌雷分手之后,到1999年,两人没有任何对话。在阿布画廊(负责人)Sean Kelly的鼓励下,两人曾以合同授权阿布管理他们合作的艺术。根据合同,阿布拉莫维奇在保证乌雷享有知情权的基础上能够对以上“作品”自行支配销售,但所得的20%归乌雷所有,但乌雷坚称阿布因并未支付他应得的经济份额而违反了合同。合同还规定,二人的合作需要两人名字同时出现,但阿布多年来一直声称唯一作者。 乌雷指出,那次令阿布拉莫维奇名声大噪的行为艺术“艺术家在场”是“借鉴”了他们在1981-1987年间表演过的90天系列表演项目“海上夜航(Nightsea Crossing)”。乌雷说:“这两个表演的区别仅仅在于她在MOMA的表演把桌子裁去了一半,另外,对面坐着的是观众而不是我。”因为乌雷最初对版权问题不以为意,从而使得问题越来越严峻。 2013年3月,阿布拉莫维奇在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中庭放置了一张木桌和两把木椅。每周6天,每天7个小时,她坐在其中一把木椅上,与对面椅子上的参观者对视。在这静坐的716个小时里,她共接受1500个观众的凝视,她却始终面无表情。直到有一天乌雷坐在了她的对面,阿布拉莫维奇忍不住潸然泪下。 那是阿布拉莫维奇和乌雷在分手22年后的第一次相见。 1975年,艺术家阿布拉莫维奇在一个节目中遇见了艺术家乌雷,他们惊奇地发现彼此是同月同日生,两人就这样走到了一起。爱情与艺术融合,并开始合作创作一系列与性别和时空观念有感的双人表演的作品,成就了两人行为艺术的高峰。 在这一时期创作的作品氛围几个系列,一是“关系系列”,如《空间关系》(Relation in Space,1977)、《移动关系》(Relation in Movement,1977 )、《时间关系》(Relation in Time,1977)。二是“空间系列”,如 《中断空间》(Inteterruption in Space,1977)、《膨胀空间》(Expansion in Space,1977)等。另外比较有名的作品还有《无量之物》(Imponderabilia,1977)、《吸 / 呼》(Breathing in / Breathing out,1978)、《光 / 暗》(Light / Dark,1977)、《切口》 (Incision,1978)、《潜能》(Rest Energy,1980)等。他们通过行为艺术探索男女情感间相斥又相吸的复杂关系,他们试图合二为一,但发现最终不得不扮演彼此的性别角色,分为两个独立的个体。 但两人在创作中的分歧越来越大,他们决定以行走长城的方式结束这场恋爱。地点在中国,历时三个月。阿布拉莫维奇和乌雷分别从山海关和嘉峪关出发,相向徒步长城。三个月的行走过后,两人在二郎山会和,而后挥手告别。这个作品名叫《情人·长城》。 “他们在一起创作面对的是人与人之间的关系,一个人赤裸裸地躺在另一个人面前,毫无遮蔽,脆弱不堪,希望另一个人的救助。” 在相爱的十二年中,他们把创作和爱情融合在一起。阿布拉莫维奇曾说过,失去这个人,也就意味着失去了他们的创作。 在《潜能》中,两个人面对面站立,乌雷手里拉着一个紧绷的弓,正对着阿布拉莫维奇的心脏。同时通过扩音器可以听到他们心脏急剧加速的跳动声。这件作品似乎预示了他们之间的关系,乌雷是一个隐形的杀手,而阿布拉莫维奇在这段关系中是不堪一击的。 在《无量之物》中,阿布拉莫维奇和乌雷两个人赤身站在意大利波洛尼亚一家画廊的入口处,观众只能通过他们之间的狭小空间进入博物馆里。观众的介入打破了两人的交流,成为空间中的障碍。 这是阿布拉莫维奇和乌雷合作的的第一件作品。他们从相距20米的地方起步,向着对方小跑过去,两人相遇的时候只是简单地擦过。然后回到原地,以更快的速度完成激烈一点的碰撞,半小时以后,他们奔跑着冲向对方,碰撞的激烈足以使阿布拉莫维奇跌倒。他们希望在两个人的身体和意志之间创造一种复杂的力量。 在作品《吸 / 呼》中, 阿布拉莫维奇和乌雷用香烟过滤嘴把鼻子堵上,然后面对面跪下来,把嘴封在一起,依靠彼此肺里的空气呼吸。同时麦克风收录了他们呼吸的声音,喘息和吞咽的声音回荡着。19分钟后,他们几乎要窒息。他们想要完全融入彼此,甚至愿意在对方怀里死去。 《情人·长城》是阿布拉莫维奇和乌雷合作的最后一个作品,也是阿布拉莫维奇这个名字第一次进入中国大众的目光中。阿布拉莫维奇从梦里获得启示,她决定与乌雷以浪漫主义形式结束这段爱情。两人沿着长城,一个山海关自东往西行走,一个从嘉峪关自西往东行走,90天后,两人于二郎山会合,共计行程4000公里,然后挥手告别,宣告分手。

文章推荐:

辟谣:李天一仍在牢里蹲 回顾“海淀银枪小霸王”轮奸案

2011年,李天一殴打他人缝11针,李双江低头道歉放下“将军”尊严

李天一打人事件透视:这样的二代早晚得“坑爹”-搜狐母婴

李天一打人事件是怎么回事呢?

由李天一打人事件谈谈富二代现象

文章推荐:

张杰 浩瀚歌词 《神雕侠侣》电视剧片头主题曲

排球女将插曲

一瞬间歌词 丽江小倩

艺术中国

美院学子 | 2017清华大学学生年度人物提名候选人:于婉莹